Monday, August 11, 2008

当我们想家的时候……


她是低垂的五谷,她是无尽的春蚕,她是冬天的羽毛和夏天的流萤。

世界上最无私、最伟大、最神圣的爱,

就是母爱


当我们想家的时候,其实是想起了母亲。

当我们想起母亲的时候,其实是想起了无边无际云蒸霞蔚的爱。

当我们想起爱的时候,其实是想起了如天宇般宽广淳厚的温暖和一种伟大神圣的责任。

当我们想起责任的时候,其实是在宁静致远地思索人生的真谛和生命的尊严。

世上没有关于"家"的节日,好在有一个"母亲节",让我们飘荡的心有所附丽。

每年这一天,人们心心相印地隆重纪念这个民间节日,感念一种饱含沧桑的爱。



最初发起为母亲设定一个节日的人,定是一位成年的男人或是女人。

太小的孩子,我以为是无法理解母亲的。

婴儿的热爱的涌起,更多的是源于一种生命本能的驱 动。

孩子从母亲那里,得到最初的食物和衣着,看到世上第一张欢颜,听到人间第一句笑语……

小小的心,像一只薄而透明的钵,盛满了乳色的爱,悄悄涟漪着。

以孩子的智力,必认为这些都是上天无缘无故倾倒的玉液琼浆,是与生俱来的赠品。



作为施与的一方,母爱有时也是本能以至盲目愚蠢的代 名词。

母爱单纯也复杂,清澈也浑浊,博大也狭窄,无偿也有偿。

体验这种以血为缘的爱,感知它的厚重深远,纪念它的无私无畏,弘扬它的旗幡,播撒它的甘霖, 需要灵敏的悟力和细腻的柔情。

世人只知给予艰难,其实接受也非易事,需要虚怀若谷的智慧。

只有容纳得多,才有可能付出得多。

对于早年无爱的生命来说,就像 没有河溪汇入的干涸之库,无法想见在旱魃猖獗时会有泉眼喷涌。



母亲于是成了一种象征。


她是低垂的五谷,她 是无尽的蚕丝,她是冬天的羽毛和夏天的流萤。

她是河岸的绿柳依依,她是麦田的白雪皑皑。

她是永不熄灭的炉火,她是不肯降下毫厘的期望标杆。

她是成绩单上的 一枚签名,她是风雨中代人受过的老墙。

她是记忆中永恒年轻的剪影,她是飓风中无可撼动水波不兴的风眼。



母爱并不仅仅从生育这一生理过程中得来,她是心灵的产物而不是子宫的产物。

生育只是母爱的土壤,它可以贫瘠也可以富饶,可以繁衍灵芝也可滋生稗草。



我愿把人类那种最崇高而结晶的挚爱,无论来自男女,统称为母爱。母爱如盐。

盐主要是来自大海,母爱最主要的蕴含地,当然是母亲了。

但世上还有湖盐、井 盐、岩盐、池盐……

母爱并不是母亲的专利,它是人类所有最美好最无私最博大的爱的总命名。

比如未生育的女子,也会富含母爱,像医家泰斗林巧稚大夫,她的双 手,便是摆渡万婴安达人世的慈航。

在人类的发展史上,更有无数志士仁人,把无边的爱意和关怀倾泻人寰。

那爱的纯正灼热,至今散发着炙烤肺腑的力度,促人们 警醒,激人们向前。



无论我们是男人还是女人,成人还是少年,我们都曾欢欣地接受过母爱,我们也都可以成为辐射母爱的源泉。

3 comments:

の蓝色女孩の said...

写得很好。。嘻嘻

ahyang8855 said...

真的很不错,

marytance said...

希望孩子们都能了解妈妈的爱。。。